• 聆 听 文 字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9-07-05 09:14  东港新闻网  分享

      美好的心情,就如一丛丛迎春花,在久久等待春风的吹拂后,才能开口吐香,才可含情微笑。美好的文字,也如那缕拂过迎春花的春风,会让心情开口吐香,含情微笑。而我的心情,常常就是被文字的春风拂过的那丛迎春花,含着一抹鹅黄,绽放于美好文字间。

      喜欢在“唐风宋雨”中聆听。喜欢“唐风宋雨”中一树梨花带雨,一行柳浪闻莺的春天;喜欢“揖让月在手,动摇满怀风”的夏日时光;喜欢静坐“我言秋日胜春朝”的时光里,把远方眺望,望穿秋水望断归雁;喜欢冬日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一场不期而遇又落地成诗的大雪。

      也一次次在文字里聆听着:希望文字能把冰封雪飘的冬天,呢喃成一丛映山红的娇艳;把平淡如水的生活,呢喃成层峦叠嶂的日子;把时光的花蕊,呢喃成最优雅的心情。

      与文字混熟了,偶尔我也会向文字倾诉,倾诉心底的密语。虽是一些平庸拙作,但都是我心底的声音。

      年轻时,总把时光想象成花瓣,一层层绽放,总是傻傻地认为,多少年后,这些花瓣也不会生出白发,长出皱纹。当走过了深深浅浅的岁月,便突然觉得,席慕蓉那句“青春是一部太仓促的书”,还没来得及细细品读就翻过了的诗句,在时刻碰触我心底的柔软。从此,也让我知道了成长的烦恼和最美好的东西也最容易丢失。于是,便把18岁那年秋天的一片枫叶做了书签。那本没有扉页的书和被岁月漂成黑黄颜色的枫叶,便成了我永不褪色的怀念。

      也曾奢望过岁月无痕,时光静好。可生命亦如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在短短的热闹之后,就归于长久的寂静,岁月的痕迹,总是悄悄地爬上时光的额头。黎明枝头的希望,却总被演绎成黄昏的落寞。生活不但给予我们“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沾衣”的美好,更多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惆怅和“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唏嘘。可有文字的陪伴,人如菊,情如兰。

      在琐碎的日子里,在霜花满袖的岁月中,我选择自己喜爱的方式盛开,就如张爱玲笔下低到尘埃里也要开放的花朵,不管不顾在文字构筑的后花园中,依偎在文字的身旁,感受她的心动脉律。虽百无一用,可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我是在不停地绽放,而不是凋零。

      多少次在文字里聆听,多少次与文字同悲喜。诗人海子给了我们一个最美好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春天,可他自己却没有看到下一个春暖花开,把自己的生命永远地交给两条冰冷的铁轨。他给每一个人祝福,却唯独带走了自己。在他春天的诗句里,永远住着的是一个冬天。

      诗人顾城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句子留给了喜爱他的人,而自己却在37岁时,走进了一个永远没有黎明的黑夜。

      散文大家朱自清,把一篇《荷塘月色》写成散文中的模特,荷塘那一片流泻的月色,给人忧伤、惆怅、朦胧的美。

      也曾在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里,懵懵懂懂明白挥手作别的不舍。在舒婷《神女峰》诗行间,朦朦胧胧知道“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的深意。在戴望舒的《雨巷》里浅浅淡淡明了,打着油纸伞“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的惆怅。

      我知道,爱上文字,就等于爱上孤独,爱上忧伤,可依然爱着你们,哪怕是“为伊消得人憔悴。”

      哲人说: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北岛说:忧伤是笔在绝望中开花。那么,我爱上孤独等于爱上狂欢,我爱上忧伤等于爱上花朵。

      我爱上文字,也等于爱上诗意的情怀。在文字中有草木清香,有岁月光影,有春愁秋恨的故事,也有我的悲喜泪水。

      在有文字陪伴的日子,我并不都是孤独、忧伤,还有情趣、情怀萦绕。

      回头想一想,生活于我而言,就像一剂天天都在熬制的汤药,而人生更是千疮百孔、满目疮痍,这些都让我变得无比的脆弱和颓废,是文字给予我生活情趣,让我的生命有了些暖色。假如我还能苟且活着,那我一定还要临风而立,像《诗经》里那位宛在水中央的女子,宛在文字的中央。

      时光从指尖上滑过,岁月在白发里疯长。童年,是一个永远回不去的远方。青春,也只能用来怀念和祭奠。而中年的奔波劳顿和烦恼早已堆积成冢。有文字相伴,我才觉得人生旅途再坎坷,也有看不够的风景。

      朋友们,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结伴而行,那我们就在文字里抱团取暖,让我们彼此成为对方心灵的风景,你在彼岸盛开,我在此岸欣赏;我在此岸枯萎,你在彼岸流泪。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祝福。

      在慵懒散淡的时光里,聆听文字,与之厮磨耳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多么希望,文字是一粒粒饱满的种子,撒向每一个人心灵的田野,长出一片嫩绿的春天。在这片春天里,不但花开扰攘,绿荫匝地,还有溪水盈盈,鸟声滴落。

                                                            郑汉和

    (东港新闻网)

    [责任编辑:田琳琳]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港通讯和东港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即与东港新闻网联系。邮箱:donggangnews@163.com 处理时间:9:00—16:00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