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彩虹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9-05-31 10:42  东港新闻网  分享

      大宝考上大学的消息,让乱泥头的人突然想起那个叫彩虹的姑娘。

      彩虹,是北村哑巴捡来的媳妇。

      那年哑巴二十八。一天傍晚,在国道边上,他碰见一个疯女人。疯女人躲在一棵大树后,偷偷瞅他。他看了疯女人一眼,没理会,急着回家。走了一段路,却发现疯女人跟上了他。他挥挥手,示意她别跟。疯女人住了脚。

      哑巴到了家门口,无意间回头,发现疯颠颠的女人还跟在身后。

      哑巴站住,手背朝疯女人摆了摆。那意思是说,你走吧,别跟我了,我到家了。

      疯女人不动。哑巴准备进院,疯女人又跟上一步,靠得很近,看架式也要进院。哑巴急了,上前推了她一把,疯女人竟然抓住他的手,不放。哑巴急得哇哇叫了两声。

      哑巴妈听见了,从屋里跑出来。咋了咋了?这是谁?

      哑巴面红耳赤,比比划划,哇哇乱叫,疯女人却绕在他身后,只露半个脑袋半张脸,大气不敢出。

      哑巴妈细细打量女人,瓜子脸,大眼睛,弯眉毛,模样不丑。哑巴妈说,别在外头嚷嚷,进来说,进来说。

      进了屋,借灯光,哑巴妈才发现,女人是个疯子,衣服裤子脏兮兮的。她是谁?你从哪领来的?哑巴妈懵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哑巴哇哇比划,哑巴妈听明白了。哑巴是说,他在路上碰见这个女人,她总跟着他,撵也撵不走。

      哑巴妈瞅瞅窗外,天已经黑下来了,把一个疯女人赶走,于心不忍。可平白无故留宿一个陌生的来路不明的疯女人,又显然不妥。

      吃了饭再说吧。一直沉默的哑巴爸说话了。吃了饭,把这事报告给王队长,让他拿主意,让他领走,咱家可不能留。

      那年月,哑巴一家因成分高,属于被管制对象。其实,即便是贫农成分,他们也不想留个疯女人。

      哑巴妈把饭端上来,疯女人突然动手抓饭,狼吞虎咽。哑巴爸对哑巴妈说,你去吧,去和队长说说,让他们想办法。

      等哑巴妈领王队长来家,发现哑巴和疯女人一个坐在炕沿头,一个坐在炕沿梢,安安静静。哑巴爸坐在炕里头,闭目养神。

      王队长瞅瞅疯女人,问,你是哪儿的?叫什么?

      疯女人惊怯怯,往炕头挪屁股,不说话。

      王队长说,老婶子,这样吧,天这么晚了,我也没地方安置她,要是个男的,我就领回家了。就在你这住一宿,明天中午,我让队里的马车,给她送到国道上,就没咱的事了。

      虽说哑巴一家被管制,可在王队长眼里,那只是个形式,在乱泥头,都沾亲带故。所以,王队长对哑巴一家一直很客气。

      王队长走后,哑巴妈把西屋简单收拾一下,把疯女人领过去,说,你就在这住一晚吧。

      疯女人一把抓住哑巴妈的手,不放。哑巴妈想,疯女人是不是害怕?就说,你害怕,我也怕你呀。半夜你疯大了,掐死我咋办?

      疯女人不放手,哑巴妈心软了,就说,好好,我陪你。

      夜里,疯女人睡得安安静静。哑巴妈早晨起来,仔细看,这个疯女人也就二十一二岁,睡觉的模样,和好人一个样。心突然动了一下。哑巴,因为是哑巴,因为家庭成分高,快三十了,还没相过亲。不行,没相亲,也不能找个来路不明的疯女人,让人笑话。

      疯女人一直睡到太阳升起,才醒。哑巴妈给她打了洗脸的水。

      正要去上工的哑巴,看见洗完脸的疯女人,呆了,两眼直勾勾的。哑巴爸看进眼里,略有所思,之后,摆摆手,示意哑巴赶紧跟他上工。

      王队长来的时候,临近中午,进门就发现疯女人安安静静坐在墙根,晒太阳。哑巴妈在一旁,剁猪食。

      王队长说,老婶子,我把她弄走吧,马车都套好了。

      哑巴妈没马上说好,而是瞅瞅疯女人。

      不舍得?王队长问。

      这是啥话。哑巴妈淡淡说。

      嘿,老婶子,我想过了。王队长说,哑巴老大不小了,我看那,这个女人你先养着,看看以后能不能养好。不疯,你就留给哑巴作媳妇,一旦有人来找,咱就给人家,权当积德了。依我看,她不是个闹事的疯子,先养着,多双筷子呗。

      其实,哑巴妈就等队长这句话了。那时,队长的话就是一言九鼎。出了事,总得有个撑腰的。

      哑巴和哑巴爸回来吃午饭,哑巴见疯女人没走,露出了笑脸。

      哑巴妈把哑巴领进屋,嘱咐哑巴,先把疯女人当妹妹看,不准和她亲近。并严格规定,不准进疯女人房间。之后,领着疯女人,也不知她能不能听懂,连比划带说,提出要求:想在这住,就得注意卫生,天天洗脸,不能随地大小便,等等。疯女人似乎听得懂,不言不语,安安静静。

      可第二天一早,疯女人拉开房门,就地尿尿,尿骚味扑鼻。

      哑巴妈赶紧把她扯去外面的茅坑,轻轻拍打她的屁股,说,再在屋里尿,就把你轰走。并用手比划,往远处指。

      疯女人显然明白了,脸上露出怕的表情。

      疯女人身上有股异味,哑巴妈在老头子和儿子上工后,给她洗澡,换了衣服。但那种气味仿佛长在身上,洗不净,去不掉。

      于洪涛

    (东港新闻网)

    [责任编辑:田琳琳]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港通讯和东港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即与东港新闻网联系。邮箱:donggangnews@163.com 处理时间:9:00—16:00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