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菊子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9-05-24 08:18  东港新闻网  分享

      乱泥头南村,靠海。那时叫南村渔业队。

      鸡叫头遍,队长周满囤就醒了,刚点上一支烟,就听到有人敲门,拉开门一看,是东院的王婶。

      周队长,出事了,菊子早产,大流血,还生了个怪胎,毛刺刺的,像个狼孩。

      周满囤一愣,急切切问,菊子怎样?

      王婶带着哭腔说,还在流血,喊一圈,也没喊到一个合适的老爷们,俺拿不了主意,你快去看看吧。

      周满囤赶紧套上衣服,一路小跑,奔菊子家。

      一进屋,周满囤就闻到一股奶香、血腥和尿臊的混合气味。

      接生婆满脸惊恐,一把抓住周满囤的手,像抓住了主心骨,吓死人了,俺接生了一辈子,没……没……你看咋办。

      王婶随后也跑进了屋,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喊,你快拿个主意吧!

      菊子不是没男人,男人刘开春和队里的男劳力大多出海了。

      这个菊子,怎么说呢。当初刘开春娶她时,村里就有风言风语。菊子模样好,细皮嫩肉,鼓囔囔的双乳,让花心男人蠢蠢欲动。之所以有风言风语,是她来历不明,据介绍人说,她老家在北大荒,那年月吃不饱,人都往北大荒跑,她竟从北大荒来。关键是,结婚当天,没一个娘家人陪着。那时的刘开春可不管这些,有个女人搂进被窝,就成。何况菊子丰满可人。

      后来,刘开春经常出海,菊子就到队里干活,风言风语又出来了。菊子性格开朗,喜欢疯,喜欢闹。男人不在家,女人疯闹自然让村里人看不上了。有人就下了结论,说菊子天生骚。

      骚女人,总是吸引男人的。第一个,就是队长周满囤。别人大概猜不到,让刘开春出海,算是他的计谋。明面看,出海挣工分多,回来总能带些自家用的鱼虾,和不出海的人家比,富裕,也让人羡慕。那么,刘开春和菊子就有了感恩的意思。

      据说,刘开春出海的时候,周满囤隔三差五,偷偷去菊子家,偷腥。偷没偷到,只有菊子清楚,大家只能猜,没证据。周满囤的老婆可是个泼妇,泼妇没发泼,说明这个事还有待观察。

      从海上回来的刘开春,自然也听说了大家的猜测,心里别扭,又不能明问,脸子和态度上,就起了变化。加上菊子的来路不明,疙瘩越积越厚。甚至做事或说话稍有不妥的地方,他偶尔会动手,扇个耳光,或踹一脚。身在他乡,菊子不敢争辩,忍,就成了习惯。何况自己做事或说话,的确不十全十美。为了看住菊子,刘开春请求不再出海。时间一长,家庭生活没有鼓包迹象,出海的利益诱惑又太大,他又想出海了。

      这回,周队长不答应了,你想上船就上船,你想下就下,这船是你的呀!

      上不了船的刘开春,郁闷,尤其看到出海的回来,往家里拎一桶桶的海鲜,心痒不已,就把脾气往菊了身上撒。菊子说,我去求求周队长。

      周满囤见菊子出头说情,就吐口答应了。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关于菊子和周满囤的风言风语,还只是个传说。上了船的刘开春,忽然觉得,传说可能是真的,不然为什么菊子出头,周满囤就答应了?

      心里的疙瘩,就又多了一结。

      都说做女人难,做男人也是挺难的。

      再次上岸的刘开春,逼问菊子,是不是和周满囤有一腿。菊子淡然否认。

      刘开春犯傻了,想用体罚让菊子承认。

      菊子坚强,打也不承认。于是,脸上身上,留下许多伤痕。

      风言风语,借机又丰满了。

      好在,菊子性格开朗,不以为然,继续出工,嘻嘻哈哈照旧。

      问题出在黑木出狱后。黑木是因为盗窃被判刑的。

      那天下午,社员们三人一帮,两人一簇,打情骂俏,唠闲嗑,等候周队长派工。刚出狱的黑木,发现队里多出一个新人,小媳妇,挺漂亮,一边斜睨菊子胸口,一边笑。

      菊子张开粉盈盈的嘴唇,骂他流氓。骂也就骂了,可菊子有个习惯,骂的时候往往配合手,伸手打,黑木接过她的胖手,一拉,贴上了身,菊子尖声尖叫,那张脸,白里透着红,像只大苹果,奋力挣脱。黑木一松手,菊子摔了个大跟头,黑木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她拉起。说了声,对不起!

      周满囤看不下去了,上前把两人扯开,骂黑木,你想再进去呀!

      可菊子并没翻脸。虽然衣服不整,头发凌乱,却有着别样的艳丽,更是吸引了男人的眼球,有的人甚至埋怨周满囤,扫了大伙的兴,仿佛戏还没到高潮。

      事后,好心的王婶提醒菊子,离那小子远一点,屋脊六兽,没爹没妈,少教。菊子却不以为然,黑木那句对不起,让她心里很暖。

      就有了新的风言风语。关于黑木和菊子的。

      就有了刘开春出海回来后的火冒三丈。把菊子按倒在炕,拎起裤腰带,打出一道道血印。痛打菊子之后,他没敢去找黑木,他对黑木的监狱经历有些怕,怕黑木浑,自己吃亏,而去找周满囤告状。按现实说法,他的脑袋进水了。为了周满囤打过菊子,现在又为黑木打菊子,找周满囤告状。

      我告他流氓罪强奸罪。刘开春嚷。你要给我主持公道。

      屁!你看见他强奸了?菊子承认他强奸了?周满囤嘲笑道。傻帽!流氓,流氓能定个屁罪!也就摸摸手。周满囤明确告诉刘开春,我不妨碍你告黑木,打官司告状重证据,你连证据都没有,不怕他告你诬陷?他死猪不怕开水烫,他怕谁?

      刘开春憋屈,又无奈,说,我媳妇承认他耍流氓了,没承认他强奸。那也不能让他白耍呀!

      周满囤继续劝,用不着她承认,我都看见了,那算啥?咱这帮妇女,闹起来扒裤子的还少呀!活着干啥,图一乐呵。别光腚推磨,转圈丢人了。别说没事,有事也得装糊涂。这才是男人。

      刘开春脑子慢,一时没领悟周满囤的一番开导。男人还得装糊涂?周满囤的话他明白了一点,黑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少惹他。他恍然,黑木不能惹,周满囤也是不能惹的。能惹的,就是菊子了。

      回到家,无可奈何的刘开春,不分青红皂白,对菊子又是一阵打,专打白白的屁股,让人不易发现。周满囤说得对,别光腚推磨,转圈丢人了。

      现在,周满囤看见了那个怪胎,什么狼孩儿,只是身上的汗毛多了一点,长了一点,湿湿的,一绺一绺的。周满囤对接生婆说,你是瞎干了这么多年,还不如我,这叫狼孩呀?我听说,我出生的时候,毛就多。你看。说着,挽起裤腿。真的,汗毛黑黑的,挺多。

      菊子咋办?还流血呢!接生婆没去关心周满囤的毛长毛短,她关心菊子的命。周满囤想了想,忽然说,快去喊黑木,他小子有劲,让他抬,往医院抬。

      黑木很快到了,到了,木头桩子似的,戳在那里。他不清楚,女人生孩子,叫他干什么。

      周满囤踢了黑木一脚,黑木握紧了拳头,刚要回手,周满囤喊,快卸门板!快往卫生院送。

      经抢救,菊子的命保住了。

      孩子却夭折了。

      人们都说,菊子的命,没有黑木的话,是保不住的。据说,黑木抬着菊子往卫生院跑,别人都有个替换,他一直没用别人,他怕别人耽误了。到了卫生院,放下门板,他一头栽在了地上。

      刘开春出海回来后,不但不去感谢黑木,还不好好照顾菊子,月子里的菊子甚至还得自己做饭。刘开春却说,她把我的孩子弄没了。

      不久,菊子突然失踪了。和她一起失踪的,还有黑木。

      于是,就又起了风言风语,说那个孩子,可能是黑木的。

      二十多年后,黑木终于回到了家乡。已是满头白发的周满囤问,那孩子是你的吗?黑木摇头,说,不是。周满囤问,那你为什么和她去了北大荒。黑木说,菊子说我心眼好,想和我过。

      黑木反问,刘开春呢。周满囤叹口气,死了十多年了。这家伙,没福,没有女人的命。

      黑木透露,菊子当年嫁到乱泥头,是因为唱歌唱错了歌词,怕批斗,才逃到这里的。黑木说,菊子说过,她已经忘了这里的人,忘了这里的事。

      周满囤眨巴眨巴眼,一句话没说。

      (于洪涛)

    (东港新闻网)

    [责任编辑:田琳琳]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港通讯和东港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即与东港新闻网联系。邮箱:donggangnews@163.com 处理时间:9:00—16:00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