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礼赞大树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9-04-26 10:25  东港新闻网  分享

      俄国著名文学家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这部巨著中,有一段保尔康斯基公爵与老橡树的对话,说树的生命会对人的生命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中国文学史上,也有“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之句,证明树的生命远非人所能比。

      笔者游十三陵,看到周围静立的大树,尤其那些虎卧龙盘的老柏树,我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敬畏——帝王们都不在了,它们却依然活着,并居高临下,默默看着人间的兴衰更迭、生死荣辱。在我看来,它们就是历史、它们就是帝王。

      生活中,畜禽需要人去照料和饲养;有些植物需要人种植、施肥、浇水。树就不是这样,我敬畏树,因为树为人类贡献了全部,从枝叶到花果根干,却从未向人有过任何索取,竟能活得好好的。就是那些从绝崖石缝中旁逸斜出的小树,也能撼山拒石,吸天地之精华,长成大树,彰显它们强大的生命力。

      我喜欢在森林里漫步。那次去抗日义勇军28路军司令邓铁梅大本营旧址——黄花甸,放眼四野,所见皆绿,山上山下顶天立地的树木,高大挺拔,茁壮厚朴,整个大山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我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顶,舒坦地躺在大石板上,面朝晴空,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天然氧吧赐予的氧气,是那么的舒畅,那么的惬意。

      汤岗子温泉疗养院有一片被称作“有氧步道”的树林,前来疗养的人大都把时间用在泡汤、理疗上,忽略了在“有氧步道”里散步健身。我每天都把更多时间留在树林里散步、做操,兼听林中百鸟欢唱,真是心旷神怡。

      干旱的内蒙古大沙漠,大风飕飕地刮,把沙漠刮成一道道梯田式的沙丘、沙山或沙沟。我们几个人手牵手,前推后拥,好不容易爬上一座沙山,远远看见对面丘坡上有几株山里红树,它们傲然挺拔,枝叶繁茂,并结出一串串酸甜可口的红果。我想,它们得有多么大的修行,才能活得如此自信?我艰难地走到树下,仰视它们的生命形态,竟忍不住向它鞠了一躬。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嫁到农村。婆婆家房后有棵高大的杏树,主干二人携手都抱不过来。公爹说,这是土改时分地主家房子带来的,树龄近百年。多年来,大杏树冬不用御寒,夏不必浇水,每年阳春三月抽枝发芽,五月花开满枝头,六七月份枝头缀满红黄的果子,待到杏熟收获时,邻居们欢欢喜喜前来品尝。大杏树自由地生活在大地上,心甘情愿地默默奉献。后来,我家搬进城里,离开了这棵大杏树。时光荏苒,每当春暖花开时,我都会想起它。

      一棵树,在漫长的岁月中,也会遇到大大小小的灾难,只要挺过去,它还是那棵挺拔健硕的大树。资料记载:唐玄宗李隆基“诏封泰山神为天齐王”,在泰山脚下建寺庙供奉神灵。岱庙就是历代封建帝王供奉泰山神灵、举行祭祀大典的场所。庙内广植松柏、银杏、国槐,尤以松柏居多。走进岱庙,我并无心思去看那些古庙亭阁,却钻进树林中去看树。

      在一处低矮的护栏里,有一棵又高又粗的桧柏,只见老树中间像被巨斧劈开似的,一分为二地站立着。分开的两部分,各自青绿苍翠。我好奇地自言自语:这棵树为何被劈成两半?又怎能携手并肩活得如此壮观?游人中一位老者解释:听说好多年前,一天午夜时分,晴朗的天空月明星闪,突然雷声震天,落下倾盆大雨。次日天亮,园工发现这棵百年桧柏被雷劈成两半。园工不忍砍掉,便在树根围起护栏,至今生机盎然。围观的游人争相拍照,我与老伴也扯起手站在树下与之合影留念。

      大树——通神通灵的植物,扎根大地,拥抱天空,尽得天地风云之气,留下一片怡人的景色。我喜欢树,特别喜欢那些高高耸立的松树、柏树、槐树等,喜欢它们巍峨庄重、枝根虬结、风姿苍劲、气势不凡的风采,更敬重它们自立自强、默默奉献的博大精神。

      李金红

    (东港新闻网)

    [责任编辑:田琳琳]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港通讯和东港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即与东港新闻网联系。邮箱:donggangnews@163.com 处理时间:9:00—16:00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