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话清代柳条边的东端起点窟窿山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3-09-13 11:19   东港新闻网  分享

      在中国万里海疆北黄海东端起点上,有一个现代化港口城市——东港市。东港市所辖沿海乡镇中有一个长山镇。长山镇靠近大海的地方有一座高约30米、长约1.5公里、南北走向的小石山叫窟窿山,这座窟窿山就是我国清代著名的柳条边东端起点。

    窟窿山远景

      说起柳条边,势必要言及柳条边的形成。明崇祯九年(1636年),后金老罕王,也就是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称帝,正式改国号为大清。清王朝建立后,皇太极便把当初发迹的辽沈地区视为其“祖宗肇迹兴王之所”。为了保护其“龙兴重地”不受外来势力侵扰,清王朝决定大体沿着明代老边墙旧址修筑一条防御工程,这就是后来人们习惯称之的柳条边。

      清崇德三年(1638年),整修边墙工程正式动工。清当局首先沿着凤城至本溪碱厂边门的明代老边墙旧址堆土为堤,然后在堤坝上“插柳结绳,以定内外”。坝外挖壕堑,壕堑深八尺、底宽五尺、口宽八尺,坝上栽插柳条作为边里、边外的标记,柳条边以此得名。紧接着,清廷又于顺治年间从凤城向南继续修筑,一直将柳条边修筑到黄海之滨安东县(今东港市)境内的窟窿山脚下。自此,窟窿山这座穹隆似龙、东西洞穿的小山因是清代著名的柳条边东端起点而闻名遐迩。

      说起窟窿山,在当地流传着许多优美动听的故事,其中有一个传说相当感人: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每逢农历7月15日,盘踞在北黄海的老龙王总要发一次海啸,闹得地方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有一年7月15日凌晨,老龙王的儿子小龙太子为了拯救一方百姓,趁老龙王还在酣睡时,悄悄摘下了老龙王龙椅上的避水神珠后浮上岸来。待老龙王率领虾兵蟹将发起海啸时,小龙太子便将这颗避水神珠朝海上一亮,海水瞬间乖乖退去,老百姓安然无恙。这可触怒了老龙王,遂将小龙太子锁进大海深处一个礁石洞里,由一名老虾精日夜看守。转过年7月15日将至,老龙王又要发海啸了。小龙太子为此心急如焚,囚在礁石洞里整日不吃不喝、泣涕涟涟。老虾精被小龙太子的一片诚心所感动,鼓足勇气将一则秘密偷偷告诉了小龙太子:“太子殿下,你只有吞下这颗避水神珠,才可永解众百姓苦难,不过你吞下避水神珠后也就活不成了,请殿下三思而后行。”小龙太子慷慨激昂地说:“只要能拯救一方百姓,我死了又有何憾!”老虾精放走小龙太子后,知道老龙王饶不了自己,便一头触礁撞死了。小龙太子料理完老虾精后事后,悄然返回龙宫,趁老龙王不备拿走了避水神珠。待7月15日这天老龙王开始发海啸时,小龙太子再次将避水神珠一亮,海水哗然消退。随后,小龙太子一口将避水神珠吞下,长啸一声便咽了气。小龙太子死后,他的骨肉顿时化成了一座小石山,两只大眼睛始终凝望着大海,似乎是在述说着什么。这让凶狠的老龙王十分恼火,遂派镇海夜叉抠去了小龙太子的双眼。从此,这座小石山便留下了两个大窟窿。打那以后,人们便把这座山称作窟窿山。

      柳条边,历史上又称条子边。想当初清王朝修筑柳条边的目的同明王朝修筑老边墙的目的一样,并不是要划定什么国与国的疆界,充其量只是为了保护其“龙兴之地”不受侵扰而筑建的一种标志性禁区界限。以现在的窟窿山村为例,一至四村民组因位于历史上柳条边以西至今仍被当地百姓视为边里;而六至十村民组因位于柳条边以东地段至今仍被视为边外。遥想当年的清王朝,对柳条边边里和边外的管理肯定会有很大区别。据史料记载,当年安东、凤城和宽甸县的大部分地方都被划为边外。清朝廷为保护他们的“龙兴之地”对边外地区采取了相当严厉的封禁政策,不准任何人驻住、垦植、采伐和狩猎,致使边外地区成为人迹罕见的荒野。这里有一首清乾隆御制柳条边诗为证:西接长城东属海,柳条结绳划内外。不开厄塞守藩篱,更非春筑劳民备。取之不尽山木多,桓援因以限人过。盛京吉林各分界,蒙古执役严谁何。誓之文囿七十里,围墙岂止逾位蓰。周防节制存古风,结绳示禁斯足矣。我来策马巡东边,高可逾越疏可通。麋鹿往来外时获,其设还与不设同。意存制具细何有,前人之沽后人守。金汤巩固万年青,讵系区区此树柳。从这首诗中,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到当年广袤无垠的边外地区十分荒凉的景象,还可从中推断出当年的柳条边是清王朝盛京、吉林以及蒙古将军行政辖区的分界线。

      1991年夏天,我在主持编纂《东沟县志》时,曾经陪同辽宁大学历史系几位教授专程考察了清代柳条边的东端起点。在窟窿山脚下的一处老宅院内,我们亲眼看到了矗立在那里的一通“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石碑上写有“柳条边东端起点”字样,石碑落款日期是1986年3月。屈指算来,这柳条边从1638年始建至今已有300多年了。如今,昔日东港境内沿山势走向修筑的柳条边大都无迹可寻,用土堆积“插柳结绳”的堤坝也都变成了一马平川的耕地,当年柳条边坝上所栽插的柳条恐怕也早就“化作泥土碾作尘”了。

      正当我们的考察陷入窘境感到茫然之际,当地一位老农欣然带领我们来到距窟窿山2.5公里的杨树村,在那里找到了一处大约2000多米长的壕沟。这位老农很自信地告诉我们,这里就是当年柳条边的壕沟,还说这是他爷爷亲口对他讲的。仅此发现,足以让前来考察的几位教授欣喜若狂,他们又是照相又是测量,忙活了好一阵子。这位老农还回忆说,解放初期他曾亲眼看到在窟窿山旁立有一通石碑,石碑高约3尺、宽约1.2尺,上面刻有“以东为安东县”字样。可惜,我们此行没能找到这通很有考古价值的石碑。

      领队的何教授在考察中曾向我问起清代柳条边在东港的走向,我随手拿出民国二十年(1931年)出版的《安东县志》,找出关于窟窿山柳条边的词条给他看。志书中介绍柳条边是用土堆成的宽、高各3尺左右的土堤,堤上间隔5尺左右插柳3株,用绳子连接起来,状若竹篱,掘壕沟于其外,时称“插柳结绳,以定边外”。书中还记载安东县在未设置以前属柳条边边外荒野,清光绪二年(1876年)建立安东县时,辖区均在现在已被确认的清代柳条边以东(边外)地区。目前已查明清代柳条边在东港境内的基本走向是:由长山镇窟窿山至大顶子村丁家沟,再由丁家沟奔向西北的黄金口村牟家岭,之后沿长山子向东北至山北头,再由山北头继续向东北到十字街镇孙家店村西侧的边岗,然后西去至光顶子山,而后由光顶子山向东北折去入凤城市杨木乡,再由杨木乡到凤城市边门镇。“柳条边为研究清初发祥地提供了重要依据。”何教授如是说。

      从窟窿山考察归来,我开始查阅有关资料,并陷入深深的遐思之中:当年的清王朝采取了如此严厉的“封禁”政策,不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修筑了东起窟窿山、西抵山海关逶迤近千公里类似万里长城的柳条边墙,就是要阻止人们来此开发这块人烟罕至的处女地,以便保护他们所谓的“龙兴之地”不受侵扰,可滚滚向前发展的历史潮流毕竟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住的。自清道光末年山东、河北大量灾民蜂拥渡海进入鸭绿江下游“禁区”开荒种地、垦田建房以来,清王朝妄图依靠这十分脆弱的柳条边来阻挡前赴后继的流民大潮,简直是“螳臂挡车”,不可能奏效。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清朝廷被迫于同治十三年(1874年)宣布东边地带全部“开禁”。清光绪元年(1875年),经盛京将军崇实奏准:“所有大东沟一带已熟地亩,著准其一律升科,无论旗民,凡领地开垦者,一体编入户口册籍。”至此,柳条边的“封禁”作用彻底失效,转过年安东县便设立了。

      历史是一面镜子,关于柳条边的文章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著名诗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柳条边的昨天和今天,正印证了历史发展的这一规律。(许敬文)

    ( 东港新闻网 )

    [责任编辑: 林大夫 ]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