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奇的西土城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3-07-15 11:32   东港新闻网  分享

      西土城与东土城为界的张家沟河,在古代(辽代)是一条大河,也是一条害河。这条河冬春季节溪水缓缓长流,可一到夏秋季节,那河水便卷着泥沙直奔土城猛冲过来。河水来时,半空鸣鸣作响,象刮大风,太可怕了。有时候人们还来不及躲避,土城就被冲得片瓦不留。听老人讲,那时每隔几天,土城就被大水冲垮一次,冲垮了重修,修好了再冲垮。现在的西土城开阔地里,也不知掩埋着几座土城。那年来了几个考古的人,说:“现在的土城下面,不知埋了几座土城。”听他们说规模还是很大的,比现在的西土城大的很,那就是发大水埋下的。

      天下的能工巧匠多得是,但谁也无法修一座不怕水冲的土城。城里的老百姓,不知被灌死了多少,后来就惊动了民间能工巧匠张祺。

      张祺听说土城不断被水冲垮,老百姓的生命财产损失惨重,就决定来修一座不怕水冲的土城。

      张祺的亲朋好友一听,他要修不怕水冲的土城,都为他担心。他们劝他说:“你不能去冒那么大的风险,既然有那么一条大河居高临下,山洪一下来,你就是钢城铁城,也会被山洪冲走呀!”

      张祺理解亲朋好友的心情,都是为他好。但是他说:“不怕水冲的土城固然难修,也正因为难修,别人修不了,才更需要我去修啊。不然,眼看着土城百姓被水灌死,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下定决心,张祺就到土城来了。从南海岸(庄河)动身,受尽旅途的辛苦,走了三天,终于来到土城。

      当张祺把他的修城计划告诉(盐州城)州同知州事刘大人时,刘大人自然很高兴:如果在他的任期内,能修一座不怕水冲的土城,说不定皇帝还要封他高官厚禄。可刘大人一看张祺只是个民间的工匠,不相信他能修一座不怕水冲的土城。

      刘大人对张祺说:“洪水来自上面的大山沟,土城正当其冲,别说是你,就是神仙到来,他也无法修造不怕水冲的土城啊。”

      张祺说:“虽然神仙干不了,但我敢以我的脑袋担保,我修的城天大的山洪也冲不走。”

      刘大人心想:“你的脑袋值几个钱?浪费人财物事可大呀?”但他还是想让这位南海岸来的张祺试一试。他对张祺说:“你修城可以,但我这只准你就地起沙土,没有砖石给你。”

      没有砖可以,没有石头怎么能修不怕水冲的土城呢?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张祺真想同刘大人闹翻。又一想,应为土城百姓着想,不同他一般见识。他经过奇思妙想,决定修不怕水冲的土城。

      刘大人一听说他要修土城,感到惊奇,对他说:“从古至今,土城不知修了几次,都挡不住山洪,你修土城顶什么用?”

      张祺说:“我修的土城,比砖城还要保险。我以脑袋担保:我修的土城如果被山洪冲走,我情愿被斩。”

      刘大人心想:“你这人自己不想活了,我有什么办法呢?”他立即叫张祺写下了军令状。

      工程一开始,张祺就不辞艰辛,日夜操劳。不管刮风下雨,他从不离开工地。他常常几顿不吃饭,几天不睡觉。妻子几次打发人从南海岸(庄河)来找他回家看看,他都不肯离开工地。

      他对工程质量的要求很严格,城基必须按照他画的尺寸打,不能歪斜,土夯必须打得结结实实,不许有半点松动。

      谁知工程正在顺利进行的时候,出现了麻烦:住在城外的吴大老爷,非要叫张祺把他的家园圈进城内不可。

      张祺当然不答应。他对吴大老爷说:“我的城墙是直的,怎么能向外突出一块,把你的圈进来呢!”

      吴大老爷说:“不把我的家园圈进城,你这城墙就打不成!”原来这吴大老爷是土城一霸,山岚面积百十亩,依仗权势,欺压百姓,现在又硬让张祺挪动城基。

      张祺这个人生就硬骨头,从不怕权贵,他也不听吴大老爷那一套,继续按自己原设计方案施工。

      吴大老爷一见张祺不吃这一套,就出钱买通州府,搬来刘大人进行干预。刘大人亲自对张祺说:“吴大老爷既然愿意住在城里,你就把城基朝外拐个弯,把他的家园圈进来吧。”

      张祺说:“我修这个城非同一般,不能长,不能短,也不能突出一块:这样才能不怕洪水冲。”

      刘大人没有办法,只得按张祺的方案办。吴大老爷气得浑身直哆嗦……

      没过多久,一座新的土城建成了。人们看了这座新土城,都感到奇怪:这城墙南北为什么这么长,东西这么窄?原来张祺修的土城是条船,头在北,尾在南,当中的那座高高的老戏台,是船上的桅杆。更奇妙的是张祺还在城墙四角的地下,各支着一个小金龟。这四只金龟的个儿并不大,但力大无穷。他们能在陆地上顶起一座城,在水中能顶起一座山。这就是土城的神奇之处;水涨城也高,水降城也落。

      就在这座城刚刚修的时候,天上连降暴雨,河套从上而下山洪直涌。水头有一米多高,汹涌澎湃,朝土城冲来,倾刻间,平地积水三尺深,连小树稍也淹没在山洪中,可奇怪的是,整个土城却漂浮在半空。城内的百姓、商家、油坊、酒厂等镇静自如。商家照常开门,工厂照常上工,街里车水马龙。那四个金龟还在城墙四角,浮水顶城,金龟一动,整个水上城还颤动呢。夜间到来,城中灯火辉煌,时有管弦之乐,好似仙宫一般。

      张祺为土城修了这座宝城,百姓真是高兴极了!可是,当他们带着金银财宝去向张祺表示谢意时,发现不图名利的张祺,早已离开,悄然去了南海岸(庄河)。

      土城百姓有了这座宝城,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心想,从今往后,再也不怕凶残的洪水了。谁知好景不长。后来,土城又被山洪冲了,你猜是怎么回事?原来,被圈在城外的吴大老爷有个儿子吴坤,不知怎么混上个同知节度使事,对他家被圈在城外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混上了同知节度使事,更不甘心他家居住在州府城外了。不久,吴坤人成群,轿成队,耀武扬威回到土城。他依仗自己的小权势,召集千名民工,把挨着他家的那一段土城墙拆除,要重新垒一道向外边突出的土城墙,把他家一起圈在城里边。

      城里的老百姓都知道土城是一条船,城四角还撑着四只金龟,吴坤一挪动城墙,土城就还要被山洪冲垮,老百姓还要被山洪淹死。因此,全城百姓都反对吴坤挪城墙。可吴坤哪管这一套,把反对他的百姓棍打鞭抽、强行驱散,命令手下民工把原城墙拆除,另垒起一道城墙,把他的家园圈在城里边,这样后来的土城就不再是长方形了,变成了扁月形了。

      吴坤在挪城时,刨出了城东北角那只金龟。如果他把那金龟垫在城东北角,也许不会招来祸殃。可吴坤一见那金龟光闪闪,能大能小,是无价之宝,就舍不得把它埋在城墙下,偷偷地窃为已有。这一下可糟了!由于城东北角没有金龟支撑,土城这条船倾斜了:城西南角仰起,东北角陷落下去。第二年一场暴雨过后,可怕的洪水犹如翻江倒海,朝土城汹涌而来。由于城东北角向下低沉,山洪一下从北门三条河灌进城里来。城里的百姓躲避不及,在一片惨叫声中,被山洪冲走灌死了。这都是吴坤给土城人民带来的灾难呀!后来土城州府(盐州城)就搬迁到现在的岫岩去了。 (张所文)

    ( 东港新闻网 )

    [责任编辑: 杜颖 ]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