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洞宾、韩湘子逛庙会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3-07-15 11:32   东港新闻网  分享

      农历四月十八日,是一年一度的大孤山庙会。大孤山周围方圆百里的善男信女:士农工商、三教九流都要来大孤山赶庙会。庙会上人山人海,如潮如涌,塞街盈巷,热闹非凡。

      有一年大孤山庙会时,上八仙中的吕洞宾和韩湘子,正腾云驾雾飘飘悠悠向蓬莱岛飞行。那是个瓦青瓦青的晴天。

      他们一面飞行,一面谈论人间风情。韩湘子颇有感慨地说:“如今世情淡薄,人们趋炎附势,可厌之极!”

      吕洞宾喟然长叹,说:“富贵时,亲朋拥门,一旦倒运,无人理睬,成何体统!”

      韩湘子愤懑地说:“更有甚者,一些小人,不问人品如何,只以衣帽取人,象狗一样,谁阔气就对谁摇尾乞怜,谁穿的破就咬谁。社会风气,长此以往,还成什么体统!”

      他们说着说着,不知不觉来到大孤山上空。这时韩湘子忽然发现地面上有丛丛绿树,片片房屋,树下山前人群如蚁,蠕蠕而动。他惊问:“地面上怎么有这么多人?”

      吕洞宾向下一看,说:“哦,我还忘记了呢,今天是大孤山四月十八庙会。”

      韩湘子一听民间庙会,大有兴趣说:“天气尚早,咱俩何不去逛逛庙会,借机观察民情。”

      吕洞宾说:“好好好,咱俩立刻降落下去。”

      他俩商量好,要到大孤山庙会,教训一下那些以貌取人、敬富欺贫的小人。他俩躲进一片白云里,改换行装。转眼间,吕洞宾,改扮成一个阔人,韩湘子装成一个叫花子,慢慢向下降落。

      他俩越往下降,变得越小,当接近地面时,变得好似两片树叶,飘落在人群中。

      这儿是戏楼,民间演艺场就在这里。他俩看过打把戏卖艺的,戏台顶上唱戏的,以及耍猴的,跑马戏的,气功表演,卖膏药,算命的,都在这儿表演。

      吕洞宾、韩湘子无心看演出,就往街里走来。前边是庙会小吃一条街,各种小吃如油炸糕、发糕、棕子、麻花、馇子都有,叫卖声、喧闹声响成一片;左边一条路是东马道,通往大门洞子。那里是渔市,海产品应有尽有。再往右拐是农具场:犁、镐、铁锨、二齿、锄头摆了一大片,不少人在那儿选购;再往西走是卖衣市,地上摆满了各种衣服,单的、夹的、棉的都有。他俩又往前走了几步,就来到卖饮食的地方,这里除了几家大饭店外,还有卖杠头火灼、烧饼和凉粉的摊贩。他俩拐弯朝一家饭店走去。店伙计一看,吕洞宾穿戴很阔气,又像豪绅、又像大买卖家的掌柜,店伙计就急忙点头哈腰,往里让座,说:“这位先生请里边坐,要荤有荤,要素有素,物美价廉。”吕洞宾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可店伙计一见韩湘子蓬头垢面,衣服破破烂烂,活象个讨饭的,心想:“你身上还不知有没有一文小钱,要你进来干什么!”他不光不往里让座,还用手往外推韩湘子,说:“去去去,外边呆着!”韩湘子说:“我要买饭吃。”店伙计又说:“里面客满,请到别处去!”韩湘子向吕洞宾递个眼神,退了出去。

      店伙计热情地向吕洞宾报了菜谱,问他要吃什么菜。吕洞宾说:“各种菜就都来一盘。”店伙计心想:“你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呀!这饭店能做五十八道菜,你一个人能吃这么多吗?我给你做好,你不要了怎么办?”他拿不定主意,去问饭店掌柜。

      掌柜一听,一个人要这么多菜也感到惊疑,可他出来一看吕洞宾这么阔气,就高兴的对店伙计说:“这一定是个大有钱的,开饭店的不怕大肚汉,今天该我们发财了!把五十八道菜都给他上齐。”店伙计给吕洞宾上起菜来,一趟又一趟,一口气端来五十八盘,盘盘都是山珍海味,鸡鸭鱼肉。

      吕洞宾对掌柜冷冷一笑,向满桌菜盘吹了一口气,隐身离开。说也奇怪,那桌菜立刻发出满腥臭味,顾客一来饭店,竟如去茅厕一样。结果,这家饭店,一整天,连一个小钱也没挣到手,连本钱也赔进去了。

      再说韩湘子来到一个凉粉店旁边,卖凉粉的急忙招待他坐下吃凉粉,韩湘子很高兴,心说:“世上也不都是以貌取人的小人。”他坐下后,卖凉粉的问他吃几碗,他说一碗就够。卖凉粉的给他端来一碗,他三下五去二吃完,给了凉粉钱。

      当他要离开凉粉铺时,假装擤了一把鼻涕,一下撒进凉粉里,原来他撒进凉粉里是百花蕊香,满桌凉粉立刻异香蒸腾,非常好吃,那赶庙会的人一闻香味,都来买凉粉吃。结果,这个凉粉铺发了大财。

      吕洞宾和韩湘子从饭店出来,有些劳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他俩来到一个卖苇席的摊前。

      卖席的一看吕洞宾很阔气,要找地方休息,就急忙给他展开一领新席,让他躺下休息,心想:“这个阔老板,休息完,略微给点赏钱,就够几领席的价了。”可是卖席再看韩湘子象个叫花子,心想:“你又买不起席,管你干什么!”连声对韩湘子说:“去去去!”把他赶走了。

      韩湘子就来到一家卖竹门帘的摊前,竹编门帘都挂在架子上,韩湘子来到竹门帘边,看到地上放着一摊竹帘,便躺在上面就睡。卖帘子的一看他躺在竹帘上,心里有些着急,便要撵他走。可这时,韩湘子早已睡着了,打起呼噜来。卖竹门帘的心想:“这个人一定很累,让他在帘子上休息一会儿,也无大碍。”

      吕洞宾和韩湘子休息片刻,隐形飞上天空,继续往蓬来仙岛飞去了。

      可卖苇席的倒了霉;他的每领席上,都印上吕洞宾躺下的黑印,就象发了霉,黑呼呼一片,看上去很肮脏,谁还买呢?他连一张席也没卖出去。

      那个卖竹门帘的走了好运,他的每挂竹门帘上都留下一幅韩湘子的神仙画像,眉清目秀,道袍长带,颇有女儿神态;画面线条灵动,色彩鲜艳,美丽可爱。这一下,他的竹门帘卖的可快啦!你买一挂,我买一挂,不一会儿功夫就卖光了。卖竹门帘的发了财。

      从此,每年大孤山庙会,那些商贾,摊贩,再也不敢以貌取人了。可是好景不长,几年后,看衣帽待人的恶习又盛行起来。人们盼望吕洞宾、韩湘子能再来趟大孤山庙会,一直盼到现在,也没有盼来。 (张所文)

    ( 东港新闻网 )

    [责任编辑: 杜颖 ]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