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邓世昌遗骨今何在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3-07-15 11:32   东港新闻网  分享

      满州国时候,有一回从大连开来一艘日本船,到大鹿岛停下了。接着从船上下来一大帮人。这些人中有小日本,还有些是中国“大头”,也就是潜水员。因为潜水员一下水头上就扣个大帽子,所以叫“大头”,这伙人一下船,就搭帐篷住下来。

      他们来干什么呢?是来拆甲午海战时沉到海底的致远号船体上的钢铁。致远号在大战的头一天,曾经到沙河子(今丹东市)领过军饷(现大洋),船沉以后,这些军饷还都在里边。这些人住下了几天后,日本鬼子就押着大头来到大鹿岛西南方向致远号沉没的地方。地点采准了,鬼子官叫把吊车、缆绳什么的准备好,然后让几个大头下海去,吩咐他们看见小物件就随身往上带;若有大件,就用吊车往上吊。这几个大头跳下海,摸摸索索靠近了致远号。可是他们只能在甲板上游来游去,无论怎么也进不了仓。后来,他们因在水里呆得时间太长,抗不往,只好凫上水面,回到日本船上。鬼子军官见什么好东西也没有弄着,瞪圆眼珠子,“巴嘎,巴嘎”地骂起来。

      折腾一气,鬼子军官有些急了。他琢磨来琢磨去,打发“龇牙狗”把王大头叫来。王大头家住在大鹿岛,他有一身好水性,只要喝足烧酒,在水里呆上一个时辰没问题。王大头平时靠采海参、弄海带什么的混日子,自从鬼子船来到大鹿岛,四处抓人抓鸡套狗,他恨得什么似的。这天他正在家喝酒,保长领着龇牙狗来了,硬逼他跟着去干大头,他心里明镜似地,干大头那是给鬼子卖命,可不干不行,只好强打精神、硬着头皮去了。

      王大头来了,被鬼子官儿一脚踢进海里。他在海里游来游去靠近舰身,找到了舱口,想拉开门进去,可那门象密封的一样,怎么也拉不开。他使家伙撬,好歹撬开了。刚一进门,只见靠里面有个大铁皮箱子,愣愣角角全铆的铆钉,巴掌大的铜锁分别锁在三个铁鼻子上。大铁皮箱子旁边有个乌木椅子,上面坐个尸首,衣裳、皮肉全烂没了,只剩个骨架坐在那儿,看样好像是守护军饷的官儿。王大头打量一番,凑到眼前想把大箱撬开。可刚走进箱子,那骨架一下子站起来,抬胳膊把他挡住了。王大头吓得差点儿瘫在船板上,冒了一身冷汗。他眨巴眨巴眼睛,还以为是看花了眼。这时,那骨架仍然坐在乌木椅子上。镇静了一会儿,王大头想:“再试试看。”他又往大箱子跟前凑,刚刚靠近,那骨架一挥手,把王大头一下子推翻在地。王大头急忙爬起来窜出舱门,游上水面,刚一上船就昏死过去了。

      王大头败了下来,日本官没法,只好把大船开回大连去了。

      单说王大头病倒之后,在家躺了好些天没起来。翻来覆去琢磨船里发生的事。

      他想:“是不是那个神兵海将怪罪了我?想当初鬼子要灭大清国,才把致远号等战船打沉了,咱们中国人是死也闭不上眼哪!如今,鬼子又占了东三省,我到帮鬼子去拆船,这不是胳臂肘往外拐吗?我是冲了鬼神,干了不是人的事,才怪罪了我!”想过了之后,他让媳妇买了些香纸,乘天黑,到海边大坨子那儿烧了。说来也怪,第二天病就好了。从此王大头对神兵神将崇敬得要命。

      一天黑夜,王大头划个小船到致远号沉没的那地方,抛下锚,随后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又顺那个舱门进到里边。影影绰绰看见那个骨架还坐在乌木椅子上。王大头急忙伏倒在地,冲骨架磕了三个响头,说:“将爷,都怪我混,惊动了您老人家。如今,我一来请罪,二来把您请到岛上安歇,就请您多多屈就吧!”说吧,他顺腰间解下口袋,靠近骨架,倒也怪,那骨架哗啦一声便散到舱板上了。

      王大头把尸骨拣到口袋里,退出舱,关好门,回到水面,划起小船回到了大鹿岛。第二天,在岛子的东山坳里出现了一座新坟。开头,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直到鬼子垮台,王大头才把真情讲了出来。有人说这是邓世昌的遗骨,可有人又说那是无名将士遗骨。那么,邓世昌遗骨到底在何处呢? (张所文)

    ( 东港新闻网 )

    [责任编辑: 杜颖 ]

::相关新闻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