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虾爬子的几种吃法
http://www.donggangnews.com/  2017-12-05 14:12  东港新闻网  分享

      同蛇和蚕一样,辽东沿海的虾爬子,亦有许多外来人不敢吃。其原因,一半是因为从未见过,再一半就是看那物件长相不雅,或者说干脆就是一个怪物;巴掌长的身躯,宽不过二指,覆着十余节甲壳,壳上又横上尖刺,名中有一个虾子,却又无须、无枪,不是虾;如蟹一般的甲壳,却又无螯,不是蟹;遥想那身躯在海水中蠕动,不就是一条长刺的蛇、硬壳的虫!

      在林林总总的海鲜中,百物百性,百性百吃。鱼,可以清蒸、炖,又可以红烧、浇汁,同为鱼,梭鱼头与鲅鱼尾又各有其千秋,洋鱼熬汤,胖头鱼宜晒干食之;蟹,可以煮、蒸,可以炸酱,可以做汤,也可以腌食;对虾,可以烤、下火锅、包饺子;海蛰皮和小人儿鲜,又属拌凉菜的佳品;而虾爬子呢,最妙的吃法是腌。三二斤虾爬子拎回家,洗干净,置于一盆里钵里,酌量撒入盐,放葱段,香菜,作料,端起来,颠,其后,最好每过一二小时就颠一次,以使盐及作料均匀地渗入虾爬子,头天晚上腌了,次日清晨便可以吃了。要腌得适时,腌久了,咸味太重,就失去了鲜气,腌得时间过短,盐及作料均未滋润,虽鲜,却有一些腥气。

      吃虾爬子,不可饕餮,常有食者,一只虾爬子在手,立即掐去头,含到口中,用手挤或用牙咬,一只吃完,又取一只,虽则将虾爬子的大段精华吞入腹中,却常常有难得滋味。这如同看戏,只看戏眼,少一种铺垫,可谓食之难化。实际上,如同一切美味一样,不在于你吃了多少,而其得味与否,完全在于品尝的过程。世人皆知美味不可多用,也应知美味不可速用。吃虾爬子,要先辨雌雄,将甲壳面翻过,脖子上有一白色“王”字者为雌,无“王字”者为雄,雌者有黄,相比雄的鲜中又多些鲜香,所以,吃时须先吃雄后吃雌,将味觉逐步推向佳境。而不论吃雌还是雄,均需先从头吃起。先拽下两条如带齿折刀似的大夹,嚼,吸咂汁肉,得初味;复又用门齿挤头的背面,再得初味;此二香吸咂过后,自上而下剥去三二节甲壳一食,食毕,再剥去三二节甲壳,慢嚼,细品,这样吃过三二次,便近尾了,尾中那扇面状的甲壳中含一块大肉,为全虾爬子的精华,食者吃到此处,往往受了那一整块大肉的诱惑,急急用手去剥,而那尾壳却恍如铁铸,坚不可摧,无论如何也难剥开。由是,就用牙咬,不知那尾壳上面及边沿布满如针的尖刺,肉未吃到口中,扎唇扎舌是常事。由是,遗憾地苦笑着舍弃,白白错过了一个口福。会吃的,既不去剥也不去用牙咬,只需将那尾壳送到唇边,轻轻一吸,那一整块鲜肉便会滑滑地吸入口中,以封鲜香之顶。吃虾爬子的过程,也就是品位的过程,如同读一篇好文章,阅尽起、承、转、合,方能得其韵致;如同听一首好乐曲,序曲、渐入、主旋、尾声,方有心灵的共鸣;也如同逛孤山的古建筑群,没有谁会跑步逛庙,而须静下心来,一殿一阁地慢慢观赏,方能领略那曲径通幽之境地。 三二友人,取一僻静所在聚桌而坐,桌上一盘虾爬子,掌上一杯薄酒,只此二物相伴,再不需别的什么了,绾起衣袖剥壳,端起杯子呷酒,世界风云,海角趣事,对戴乌纱帽者的牢骚,市场菜价的涨落,乃至于今天天气之类的连篇废话,皆可一一聊来。聊得日落,聊得更深,盘中的虾爬子惟余下甲壳,杯中的薄酒半滴不剩,醉眼朦胧中互相问一声:醉了?没醉。真没醉?真┅┅ (张涛)

    (东港新闻网)

    [责任编辑:刘春雪]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港通讯和东港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东港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即与东港新闻网联系。邮箱:donggangnews@163.com 处理时间:9:00—16:00
  • 东港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